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免死金牌 (刊於北美世界日報副刊)

 
信封裡各有紙牌三張,分別寫上四個大字「免死金牌」,背面並書有使用方法,略謂在未來的一年,如果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可以拿「免死金牌」來「抵賴」,事不過三,因此只給金牌三面。

文 / 鄭春鴻

為親友準備生日禮物,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件苦事。一般來說,給小壽星的禮物比較好買,因為小傢伙未見世面,街口小攤隨手購來的小車小船就可以唬得他一愣一愣了;而給老壽星,特別是給富有的老壽星的禮物最難買,因為他老人家曾經滄海,美貝過手、珍饈下肚,可以動其心也者,恐已非有形之物矣!
我的生日和外祖父同日,當天母親一邊忙著差人送豬腳麵線給外公祝壽;一邊腹疼不已,及至分娩,外公喜出望外,他乃家族中最富有者,立賞家母房屋一幢,家族傳為美事。以後每逢我們祖孫雙生日,外公會請人送來鐵盒裝義美煎餅「龜殼餅」一盒互賀長壽,此例一直延續到外祖父仙逝為止。
世事紛擾,平日庸碌過日,既乏善可陳,印象中後來也無心過生日。有一年我的生日,內人和一雙兒女忽然說有特別的禮物送我,唱了生日歌後,他們都遞上小信封一個,裡面各有紙牌三張,分別寫上四個大字「免死金牌」,背面並書有使用方法,略謂在未來的一年,如果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可以拿「免死金牌」來「抵賴」,事不過三,因此只各給金牌三面。
我得此金牌,心中一翻攪,過往慘事歷歷在目。為人丈夫,偶爾會因出言不遜,引起內人不悅,因此冷戰數日,家庭溫度降到冰點;身為人父,時因孩子不懂事,抑或出自求好心切,口無遮攔說出沒有造就的話刺傷了孩子而後悔不已,此時苦思不知如何償還以彌補虧欠,痛苦莫名。現在可好,有此金牌,無異於「免戰牌」,只要一出手,馬上偃旗息鼓,煙硝立散,雙方破涕為笑,家庭和樂重現眼前,這是何等的奇異恩典!

(圖片說明)人生就像一本書,每一天的你都只是其中的一頁,即使當年那一頁多麼燦爛或荒唐,不會改變的是這本書必然逐日泛黃,無論書中的哪一頁也都將變色,乃至腐朽。(舍弟鄭春翔為我的相片戲作合成)

「如果我今年都活得很有見證,用不上『免死金牌』,不就浪費了嗎?不如先想幾樁壞事,以備不時之需。』我性好捉狹,背著孩子向內人癡說,自然只是討罵。
獲賜「免死金牌」之後,除了贊嘆內人的悲憫與創意,進一步思以發揚光大。我忽然想起在過往的歲月,我是否有因他人對我「說錯一句話」、「做錯一件事」而懷恨在心,並且一恨數載,無計消除呢?倘若我們彼此在心裡都暗暗地也給了每一位周遭之人各三面「免死金牌」,而當我們說錯話做錯事而遞出金牌時,彼此的誤會過節因諒解而冰釋,這世界的和諧,這世界之美,就不只是今日的三倍,而是三的等比級數倍矣!
人都會軟弱,都會過犯。但寬恕某人某事,不是對於所寬恕者的錯誤行為合理化,也不是為這個行為找藉口;不過寬恕毫無疑問地是在這場可能蔓延的大火中劃出一條防火牆。寬恕對基督徒而言尤其應視為當然,因為對敵人的寬恕是與上帝對我們的寬恕相對應的 ( forgiveness of enemies corresponds to God’s forgiveness fo us. )。寬恕是接受懺悔與放棄怨恨,這對寬恕他人的人和被寬恕的人都是一樣受用的。換句話說,寬恕別人等於饒了自己。
寬恕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德性,當我們或別人還修鍊不到這樣的品德之時,不必太自責,也不要急於對人定罪。因為「適度的怨恨」也不全然是壞事,至少它是自尊以及對道德規則的尊重的表現。只是大家要記得,不要讓「怨恨」逗留在心中越過黃昏,天色暗了,就不能再生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