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身體不能拿來做買賣

 
賺錢的方法有千百種,只要付出勞力、為別人服務,不管工作輕鬆或繁重;不管賺錢多或少,都應該受到尊重的。但是你可曾想過,為什麼妓女、牛郎的性服務無論如何卻很難像其他行業一樣地被尊重有尊嚴呢?

文 / 鄭春鴻

住在浙江嘉興的戴月琴是現代中國頭髮最長的姑娘。她的身高是一米六,但頭髮長度卻剛好是一倍,有三米二十。這位已經揚名國內外的姑娘,她非常寶貝自己的頭髮,不但沒有利用的頭髮來賺錢,甚至沒有接受任何洗髮精公司提供給她的洗髮護髮用品。她說愛長髮是她個人的事,接受了饋贈,就要聽人擺佈。「我願意做頭髮的奴隸,但卻不願做商人和錢的奴隸。」戴月琴這麼說。



(圖片說明) 窮與富、貴與賤,都是自己想的;都是別人說的。只要天天活得跟喀什葛爾的孩子一樣自在,你就是有福之人。(鄭春鴻攝於新疆喀什葛爾,1990)

小女孩的這番話讓我很感動,也令我想起美國散文家羅根.皮爾歇爾.史密斯(Logan Pearsall Smith,1865-1946)的一句名言,他說:「人生有兩件事可供追求:一是去獲得你想要的東西;一是去享受你所獲得的東西。只有最聰明的人才做第二樣事。」很顯然地,戴月琴是那最聰明的女孩之一,她「苦心栽培」秀髮,只為了自己開心;比起許多現代女性去拉皮、去隆乳、去洗眉洗眼線,弄得血流如注,只為了取悅男人;戴月琴無疑是一個更自在、更快樂、更有自信的女人。
賺錢的方法有千百種,只要付出勞力、為別人服務,不管工作輕鬆或繁重;不管賺錢或多或少,都應該受到尊重的。我們每天所見,人人確實都在「用身體」,消耗體力和心力來賺錢;而為什麼妓女、牛郎的性服務無論如何卻很難像其他行業一樣受到尊重得著尊嚴呢?
原來,身體不只是一個「工具」,不只是一具撐起驅殼活命的骨肉架子。它是人的尊嚴的外在及有形的疆界;性工作也不只是一個「工作」,一個人從事性工作是他(她)對尊嚴從疆界線撤守的宣告。自古至今拿自己的身體去取悅別人,總被認是很迫不得已的事;而為什麼以身體做為商業用途被視為末路呢?可能因為大家公認,「身體」是一個人的最後一道防線。
比如說,你嫌我笨,我可以多讀書;你嫌我力氣小,我可以多吃飯,但是你若嫌我太高太矮長得難看,我就很難改進了。當別人對你的身體「動作稍大一點」、「聲音粗一點」你將退無所據,而演為尊嚴問題。人活著有時候就靠著一口氣,而當最後一口氣給掐住了,很少人不發飆的。
最近台灣的性工作者權益促進團體日日春協會極力要求自己有工作權;行政院長劉兆玄也原則上呼應性工作者人權要求,同意將改變過去罰娼做法,原則上未來性工作將除罪除罰化。可以預見的,性工作者可能會得到社會的默許,但要得到大家的尊重,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因為性工作本身已經對自己的尊嚴做了撤守的宣告,又何來爭取自己的尊嚴呢?
近世,世人公認越是文明之地,對於「身體權」之不容侵犯的界線,確實是越加嚴苛。比如,剛到美國的東方人,走在人群稍感壅塞的地方,會聽到 ”Excuse me” 之聲此起彼落;必需排隊等候的時候,如果你和前後之人的距離稍擠,你會很明顯地發現對方似乎在有被「侵犯」之虞下,會很本能地自動把前後的距離挪開。
至若近來人們對身體的禁忌不再那麼古板,「身材可露直須露,莫待發胖沒得露」多少女孩自願被剝得近光,像牛墟的牛隻一樣在伸展臺上兜圈子,名為「殺很大」,為的是多爭取一些商業活動價值,但這畢竟只是非常少數之人。基本上,「身體權」如今多少已經是普世的價值,前陣子瑤瑤一句話「不要逼我做不想做的事」就挑動了社會道德的敏感線,這類的活動糾紛特別多,也應證了我前述「退無所據」的說法。
長髮姑娘戴月琴很有智慧,她除了懂得名之所至,謗亦隨之的道理,不為商人所役,寧願孤芳自賞,也不給世人獵奇的機會;她更懂得珍惜自己的尊嚴,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去傷害它,不去兜售它,是「孝之始也」,也就是說才不會丟父母的臉,多少也高舉了身體的「神聖性」,此與基督徒認為身體是上帝所賜的「第一個聖殿」的說法是相通。
據說雲南還有一位老婆婆,她的頭髮比起戴姑娘不相上下,老婆婆所以在長髮活動中沒被選上,是因為她的頭髮太髒亂。你瞧!這不是又一個「退無所據」嗎?既然是比頭髮長短,又哪來髒亂問題呢?根本就是從商業價值著眼,所以別輕易拿身體下注,這個忠告雖然古典,但是卻很耐用。
無論是嘉興的戴姑娘,還是雲南的老婆婆,抑或是日日春協會的性工作者,願不願意拿自己的身體買賣,再怎麼說,賣的還是自己的身體,只要她們喜歡,旁人實在難以置喙。世間倒有一種人,他們賺錢不是靠自己的身體,而是拿別人的身體獲利,並且是獲高利,這樣的行徑還天天在我們的社會上演。
這個行業中的少數的害群之馬,他們沒有遭到大眾的不恥,這不是社會默許或原諒了他們所做的事,而是他們仗著社會大眾根本搞不清楚他們在眾人身上做了什麼;尤有甚者,他們靠大家的身體賺黑心錢,我們還要跟他說謝謝。
當然,這行業也有清流。地獄的相反是什麼?不是人間,是天堂;魔鬼的相反是什麼?不是獅身人面獸,是天使。同樣地,上述我指的這個靠人身體賺錢的行業,其中有些人完全了解人的身體是「一個人的最後一道防線」,他們尊重生命,他們善待每一個別人的身體。他們就成了天使。猜猜看!他們是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