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在金錢遊戲中玩與被玩

 
當一個人或一個國家破產的時候,錢的真正「意思」才會又浮現出來。破產代表此人或這個國家沒有信用了,當然它所發行的鈔票、股票、債券等等有價證券,統統都變成紙張了。破產的冰島人會不會餓死?當然不會,冰島人還是可能恢復他們漁夫的身分,去抓魚來吃來賣。上帝恩待冰島人的,一樣都沒有收回去……

文 / 鄭春鴻

當我們把讀書、上學和找工作賺錢這兩件事的關聯扣得太緊的時候,想要去清楚告訴孩子讀書上學的必要,就顯得很困難。因為孩子可以找到很多理由來切割這兩者之間必然的關係。簡單地說,他們看到了讀書上學沒有用或用處不大;他們看到了讀書上學之外,還有別的途徑更有效達到自己的理想目標。



(圖片說明) 第一流的人物,就是付出自己的勞力,真正幫上別人的忙,哪怕是舀一碗綠豆湯讓路人解饞。(鄭春鴻攝於高雄自強路自強橋上)


價值觀已經被金錢遊戲扭曲了

現在,要跟孩子解釋「要流汗才賺得到錢」這件事,並不容易。因為舉世最有錢的人,他們賺錢時都只是打幾通電話,沒有流到汗水;反而那些必須流汗才能賺到錢的人,比如農夫、工人,他們所賺到的錢都是小錢,被認為是社會上比較沒有辦法的人。現代人的價值觀已經被金錢遊戲扭曲了,江洋大盜吃香喝辣,保鑣貼身;博士碩士高學歷失業。
台灣俗諺說:「錢四支腳,人兩支腳,人怎麼跑都追不到錢。」人追不到錢,誰才追得到錢?很多人會告訴你,錢才追得到錢。換句話說,你要不就是要加入金錢遊戲,否則就只能被當一枚被那些玩金錢遊戲的人下注的籌碼,別無選擇因為這些人不會讓你存在銀行的錢閒著。在現代社會,如果你還把錢放在銀行,會被罵不懂得「理財」。報載有一名年邁的日本商人不信邪,他不想玩金錢遊戲,也不甘心讓人當成籌碼下注,氣不過銀行給的利息太低,他過去40年來持續將現金用盒子裝起來埋藏在院子地下,累積達約台幣1億5,000萬元,而當他發現遭竊後不久便含恨去世,此事被當成笑話看。

「銀行家」基本上是大騙子的別稱

在這個世代,投資和投機已經說不清楚了。失敗的投資會被按上投機的帽子,而成功的投機搖身一變享有投資之名。華爾街流行話說:「分辨投資和投機,就好像告訴煩惱的青少年愛情和熱情是兩回事,即使他了解兩者確實不同,但還是無濟於事。」
20世紀初偉大的英國金融家歐內斯特‧ 卡塞爾 ( Sir Ernest Cassel ) 爵士說過一句名言:「當我年輕的時候,人們稱我為賭徒,後來我的生意越來越大,我成為一名投機者,而現在我被稱為銀行家。但其實我一直在做同樣的工作。」( When I was young, people called me a gambler. As the scale of my operations increased I became known as a speculator. Now I am called a banker. But I have been doing the same thing all the time )
現代的「銀行家」基本上是大騙子的別稱,他們賺的已經不再是利息錢,而是黑心錢。他們發明出各式各樣的「金融性商品」,每一種都是一種新的金錢遊戲規則。你去銀行存錢領錢的時候,就會出現一些訓練有素的帥哥辣妹,他們客氣而有教養地告訴你,把錢放在銀行是最笨的作法,你可以用錢去賺錢,這樣才賺得快。從你同意他的講法那一刻起,你就成為銀行賺錢的工具,也成為銀行騙錢的幫兇。
有一天,銀行打電話給內人,略謂最近全球不景氣,我們買的國外基金獲利差了、賠了。這位銀行的理財師主動好意說要幫我們換一種什麼碗糕的方案,一個月可以省下六十幾元的手續費。我連聽都懶得聽,就勸內人不必去瞎忙了,因為根據普通常識,銀行沒有吃你啃你就阿門了,萬萬不可能還會好心主動打電話給你,要浪費他的人力來幫你省錢。

尤努斯恢復了銀行古典的美德

全世界只有一種銀行家是好人,那就是孟加拉窮人銀行家,孟國經濟學者尤努斯和他的追隨者。他和他創立的鄉村銀行(Grameen Bank,Grameen是孟加拉文的鄉村)因讓數百萬人脫離貧窮,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尤努斯做的事一點都不特別,他只不過讓「銀行」這個行業恢復了它古典的美德,他只不過讓金錢又恢復了它被稱為「信任」的古典定義。
六十六歲的穆罕默德尤努斯發明微額貸款(microcredit)概念,並於1976年創立專門協助窮人的新型銀行,他貸放小錢給孟加拉窮人,特別是女性,讓他們不需要擔保品就可以貸款創業。如今這種貸款方式已在全球一百多國推行,從美國到烏干達都有。微額貸款的概念是貸款給不符合一般銀行貸款資格的窮人極小額金錢,通常是50美元到100美元(約台幣1,650元到3,300元),供他們創業。尤努斯曾說:「孟加拉樣樣不行,連電都沒有,但微額貸款進行得很順利。」尤努斯和他的銀行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得獎理由是他們利用微額貸款等創新經濟計畫,協助他們的國家「從底層創造經濟和社會發展」。諾貝爾委員會的頌詞說:「世上每個人都有潛力和權利過好生活,尤努斯和鄉村銀行證明一貧如洗的人也能自食其力。」



(圖片說明) 當你有能力逛西門町的時候,不要以為這就是幸福;如果你認為的幸福只有你有,那就不是真正的幸福。(鄭春鴻攝於台北)


窮人不是自己變窮,而是社會機制造成

「除非廣大人民都能找到擺脫貧窮的方法,否則不會有持久的和平。微額貸款就是一種方法。從底層發展也能促進民主和人權。」根據鄉村銀行網站,該銀行現在有650萬個貸款客戶,96% 為女性,有2,226個分行,分布在71,000個村莊。
曾到孟加拉分享「微型貸款」經驗的台灣國際醫學聯盟台歐計畫專案協調人曾育慧曾與尤努斯近距離接觸。她說,尤努斯是一個天生活在人群中的人,社會地位相當高,他在高峰會總是坐在後面不起眼的座位,把握機會和每一個人談他的理念。尤努斯曾說,窮人不是自己才變窮,而是社會機制造成,他期待所有的窮人走出去,都能有無比的信心,因為銀行支持你,不會讓你餓死,不會讓你住沒屋頂的地方,讓銀行成為窮人的後盾。
舊世代,窮有可能是因為人不知進取、不夠努力、沒有責任感造成的;不過,在金錢遊戲成為經濟主流的現代,尤努斯說的一點都沒錯,窮人往往不是自己才變窮,而是社會機制造成。至少窮人只能賺到蠅頭小利,只能糊口,在今天的經濟鐵律下,「貧者恆貧,富者恆富」是殘酷的事實。低收入者一遇到災難,一夕間變得一文不名、燒炭自殺是非常可能的。

冰島為什麼會破產呢?

我相信很多人搞不清楚堂堂一個國家,冰島為什麼會破產呢?原因很簡單,多少世紀以來,漁業一直是冰島的主要經濟支柱。但就在六年前,冰島人發現可以從金融業獲取巨額財富,他們帶著熱忱和無畏投身到這個新行業中,憑借狂熱的投機欲望從海外大量借貸。許多人把矛頭指向冰島前總理奧得森(David Oddsson),這名前劇作家與廣播配音員,是他帶頭把冰島的國營銀行全部賣掉,積極從事金融投機。毫無金融訓練的奧得森退任後,又改當冰島央行總裁,當冰島銀行紛紛向央行告急時,他只能對他們說:「好,保持聯絡。」原本冰島人以銀行業為代表的虛擬經濟為致富的希望,如今正是這些銀行的規模迅速讓擁有32萬人口的冰島國內經濟相形見絀,以致於破產。
當一個人或一個國家破產的時候,錢的真正「意思」才會又浮現出來。破產代表此人或這個國家沒有信用了,當然它所發行的鈔票、股票、債券等等有價證券,統統都變成紙張了。破產的冰島人會不會餓死?當然不會,冰島人還是可能恢復他們漁夫的身分,去抓魚來吃來賣。上帝恩待冰島人的,一樣都沒有收回去,冰島有很優越的水力發電,過去他們也曾經老老實實地發展了電解鋁、地熱發電等行業一陣子,只是還沒有形成真正的多元產業時,就不老實地去跟人家玩金錢遊戲。現在,上帝的祝福都沒有打折扣,就看冰島人,就看全世界的金融騙子願不願意老實地拿起釣竿來釣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