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孰輕?孰重?

 
最近,我收到一封電子信,寄件人是我敬愛的老師。標題是「永別了!我的朋友」。收件人都是老師的門生故舊。我嚇得一邊禱告,一邊打電話給老師。……..

文 / 鄭春鴻

你想去見某人,他告訴你:「很抱歉,最近我很忙,沒時間見你」;有人請你幫個忙,你對他說:「很抱歉,最近我很忙,沒時間為你效勞。」真的沒有時間嗎?
時間,不是個東西;時間,不涉及有沒有的問題,而是付不付出的問題。時間,永遠是留給自己認為重要的人、重要的事上的。而大家心目中重要的人和事都不一樣,所以舉目一望,可見芸芸眾生各忙各的。見人為相同的事忙著的,稱為英雄所見、意氣相投;見人忙著幹一些自己不認同的事,就說人是瞎忙,是白活了。因此,不給你時間的人,不見得因是你的事微不足道;給你時間的人,也不一定是你的命中貴人。



(圖片說明)我兒勝己(左三)人生上課的第一天,這一刻當然是我特別撥出時間參與,才拍到這麼珍貴的鏡頭。

人生只有遇到一件事,任誰都一定會「有時間」,此刻硬著嘴皮還說「沒時間」的人,他的時間就會被統統收回去。什麼事那麼重要呢?那就是生病;生一場大病。
醫師告訴某人,你得了癌症,要馬上住院。此人會說:「很抱歉,最近我很忙,沒時間住院、沒時間治療嗎?」應該不會吧!他會放下一切,乖乖地去住院、去做治療。人在病中想做一些原本習以為常的事,比如去旅遊,必須要先向醫師請假,向「癌症」請假,才能稍為脫身,略享常人之樂。
癌症病友交流經常聽到,生病之後,好像換了一付奇妙的眼鏡戴上。以前看到的近物,現在看來很遠;以前不細瞧見不著的,現在成天在眼前晃來晃去。以前以為美,時刻想要收歸己有的,現在已經不再那麼傾心;過去本來覺得自己天生應得之物,比如女兒的一笑,現在卻發現它是人間至美之物,只要是能抓到一點尾巴就感到十分幸福了。
我們常聽人說要尊重生命,究竟尊重生命是什麼意思?癌症病友也都有自己的看見。尊重生命基本包括兩個事兒,一個是尊重他人生活方式的選擇;一個是尊重他人( 擴而大之就是萬物) 生存的權利。
換句話說,不要看別人做的事都是鳥事,自己做的才是正經事,只要不侵犯他人,不作姦犯科,鐘鼎山林,陽春白雪各有所好,勉強不來;自己有能力上館子吃一客1,000元的套餐時,要看一看身邊的人是不是只吃得起滷肉飯。幸福,如果自以為擁有別人沒有的東西而沾沾自喜,而刻薄他人,不但富貴理無久享,出門可能就發現自己的朋馳車輪胎被戳破了。
最近,我收到一封電子信,寄件人是我敬愛的老師。標題是「永別了!我的朋友」。收件人都是老師的門生故舊。我嚇得一邊禱告,一邊打電話給老師。鈴了幾聲,接電話的人是老師。她說:「你也收到了,是嗎?」事後,我跟老師寫信說:「那天,我聽到老師的聲音,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要時常跟生命中摯愛之人聚首啊!」老師說,因為駭客代寄的那一封惡作劇的信,她接到很多親友慰問的電話,感到欣慰與珍貴。
您跟摯愛之人,父母親、您的子女、曾經拉你一把的朋友,你困境時給你安慰的人,更重要的是你的妻子、你的先生。你跟他們最近一次談話(吵架不算)超過10分鐘,是在什麼時候呢?你收到來自於他們,這種不知是真是假的電子信,你會如何呢?人生事,孰輕?孰重?難道要等到看見一封令人斷腸的信才知醒悟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