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生命之柱

 
癌症雖然已經有越來越好的治療,但生這一場大病,常令人有生命面臨崩坍之虞。很多病人在治療期間,心中的眼睛突然發亮,他看到在他的「生命之柱」上,還有哪些小木柱在關鍵點上為他承擔著重擔…….
文 / 鄭春鴻

故事沒有那麼美。
的確,當我們正被一個故事感動不已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冒失鬼來花間喝道:「喝!」一聲,把我們從美麗的夢境喚醒,「真是殺風景啊!」你也許會這麼說:「唉!人生沒有那麼美。」



(圖片說明)想像有美女為自己作畫,也是一種「不完美的平衡」啊! (鄭春翔攝)

老子曾經說:「信言不美,美言不信。」意思是說,對自己真正有益的話不會好聽、不美的;但阿諛奉承的話,往往是華麗的,是好聽的,但不可以相信。換句話說,那些說得好聽的故事,往往都是假的,至少沒有那麼美;而對自己有用的,值得參考的,常常是那逆耳、殺風景的橋段。
很多人玩過一種叫「疊疊樂」的遊戲,大伙兒把等長的小木條一橫排、一直排,整齊地堆高,然後,大家依次抽出任一木條,一直到誰抽到的木條讓整個疊羅漢的木柱倒垮,他就輸了。我把它稱為「不完美平衡」 (Imperfect Balance)的遊戲。
我常想,人生不也像這個抽木條的遊戲嗎?當我們還小的時候,就像那堆得整整齊齊的木柱。它之所以那麼整齊、美觀、穩固,是因為有很多人在不同的樓層承擔著不同的壓力,大家扛的重量不一樣,但是彼此相挺,使故事看起來完美。
隨著年齡的增長,歲月的更迭,許多原先支持我們的力量,一個一個離我們而去。木柱開始出現了缺損,外觀看來就沒有那麼漂亮了,甚至有些地方看起來已經十分危險,有崩坍之虞。光陰從不留步,缺損沒有一天停止,當時間越來越逼進終點,木柱即將全面崩潰的前夕,我們仔細看那剩下的幾根木條,它們都在非常關鍵的角落,撐起最大的重量,負起最大的責任。他們所撐住的木柱,雖已經是斷垣殘壁,但他們卻是構築「不完美平衡」的關鍵力量,是安身立命的最後陪伴。不過,很不幸地,它往往也被視為是崩盤的引信,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
癌症雖然已經有越來越好的治療,但生這一場大病,常令人有生命面臨崩坍之虞。很多病人在治療期間,心中的眼睛突然發亮,他看到在他的「生命之柱」上,還有哪些小木柱在關鍵點上為他承擔著重擔;他當然也看到哪些小木柱在不同的時刻,因為不同的理由而抽了身子。更多的癌症病人因為比一般人多了這次近觀自己「生命之柱」的經驗,他記得非常清楚,在故事沒有那麼美,甚至故事越來越看不下去的光景下,自己應該在哪一個角落「蹲點」,即使承受再大的壓力,也要讓一個不完美的故事,有一個比較完美的結局。
得癌症有什麼好處,此其一也。
最近收到一則電子信上說,人生成功定義,就在這樣的一條鐘形曲線:「四歲時的成功是沒有尿濕褲子。十二歲時的成功是擁有一班朋友。十七歲時的成功是有駕駛執照。五十歲的成功是有錢。(這是曲線的上半截)。七十歲的成功是仍有駕駛執照。七十五歲的成功是仍有一班朋友。八十歲的成功是沒有尿濕褲子。(這是曲線的 U半截。)
您說,按著這樣的曲線說來的故事,還能美到哪兒去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