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時間,對病人最大的投資

 
醫院倘若無法對每一位病人投注最大的時間,就聽不到病人嘆息;感受不到病人忍耐、壓抑的呻吟;看不到病人受驚嚇的眼神,當然就不知道病人的需求。一個聽不到病人聲音的醫護人員,就像生產線的工人,對病人及醫護人員都是人生中重大的災難。

文 / 鄭春鴻

癌症治療可以說是在人類所有的疾病中,最需要病人及家屬參與意見的治療。醫學昌明的今日,各類癌症雖有治療準則,但因每一位病人的健康及經濟條件不同,治療的選項十分繁複。癌症專科醫師必須投入大量的時間對病人及家屬解釋病情,提供建議、交換意見,從中找到對病人最適當的治療及照顧方案。
廿年來,本院對病人最大的投資就是「時間」。醫院倘若無法對每一位病人投注最大的時間,就聽不到病人嘆息;感受不到病人忍耐、壓抑的呻吟;看不到病人受驚嚇的眼神,當然就不知道病人的需求。一個聽不到病人聲音的醫護人員,就像生產線的工人,對病人及醫護人員都是人生中重大的災難。為此,我們創造了一個病人和醫護人員可以自由交談的環境,儘管你看到的診間、病房作業是那麼幹練而井然有序,但是,細心的病人及家屬會發現,當他們有需要的時候,我們的醫護人員都預備好了時間以及一顆溫暖的心來接納他們。
病人家屬溫志皓先生看到了我們的對病人的預備。
收到溫先生寫給本院醫護人員的電子信,心想一位病人家屬可以如此深入地觀察本院的服務細節,他一定是一位寸步不離妻子的深情丈夫。徵求他們的同意,我在病房見到溫太太。她雖然十分虛弱,不過,從她的臉上,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想要放棄的眼神,因為她的小孩子才只有兩歲大,所謂為母者強,我看到的是一位勇敢堅強的母親使盡全力在爭取每一口氣,用來多看孩子一眼。
「還有什麼比搶救母親更天大地大的事?」我在病褟旁告訴她,當年我生大病的時候,深夜中在病房獨處,我是如何不讓自己的魂「飄」走的撇步,雖不一定管用,我看到她聽得好仔細,我們都彼此都感受到在人生邊上的小火爐所散發的溫暖。
溫先生的文章,不僅對本院醫護人員的努力細節觀察入微,給予同事莫大的鼓勵,同時也告訴我們應該如何做,才能更切合病人及家屬的需求。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教育我們:醫療的服務必須在病人的需求來臨之前一刻就提供了,也就是我們的服務要跑在病人需求的前面。
特別是癌症病人,每一個病人需要的服務都不一樣。沒有一個病人是照書生病的,同樣一種癌,表現在不同的病人身上往往都有差異,甚至大相逕庭。有的病人可以忍,有的病人很敏感,何況病人的苦常常是說不出來的。癌症的專科醫護人員都必須貼身觀察照料,才可以適時地幫上病人的忙。溫先生稱本院的護士是天使,的確,這樣一個閃神都不允許的工作,除了整天振翅縈繞在病人身邊的小天使,誰能做到呢?
溫太太在深愛他的丈夫及關心她的醫護人員不捨之下離開我們。我聽說溫先生在太太的告別式上,請司儀讀了一遍他在雙周刊發表的文章。上帝會紀念一位勇敢的母親如何艱苦地為她的孩子在最後一仗中所做的努力,並且賜福給溫太太、溫先生以及兩個幼子從今時直到永遠。
(編按:溫志皓先生是上一期雙周刊{<我想這都要怪你們吧?>一文的作者)



(圖片說明) 醫院除了是治病的地方,也應該是病人得到安慰的地方。(鄭春鴻攝)

《回音壁》
我想,這都要怪你們吧!
我們只是一般健保身份的平常小老百姓,對我們能有這樣的服務熱誠,著實令我們感動不已,我們真的相信「實踐以病人為中心的理念-為了幫助病人,我們才在這裡」的理念,你們真的在做,一直在做。或許覺得我太大驚小怪,這種本來就應該做得到的事,難道別處做不到嗎?是的,別處的確做不到!我想,這都要怪你們有這樣好的服務水準,才會讓我們以為醫療、護理的品質本就該如此!

文 / 溫志皓 (病人家屬)


我想,這都要怪你們吧!

我們是一對平凡而年輕的小夫妻,結褵四載餘且擁有一個純真可愛的兒子,家庭的重心都圍繞在這個可愛的小朋友身上。雙方的親友都是一群殷實而善良的好朋友,在每天下班之後,最愉快的事情就是能夠一家人簡簡單單的聚在一起吃個飯、看個電視或是聊個天,告別一天的辛勞。若是時間允許,我們也會安排假日的時間到郊外踏青,享受悠閒且沒有壓力的一天,和所有朋友相同地過著恬淡的生活,直到暴風雨來臨之前。

即使從發病到現在已經十個月了,我們還是彷彿在夢裡一般,還真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醒來之後互相安慰一番,惡夢就可以過去了。去年的十月,我們正沈浸著懷著第二胎的喜悅中,突然天打雷劈的暴風雨撲面而來,不但讓我們的喜悅戛然破滅,更讓我們從此走上截然不同的困境。

我的內人一直是一位堅強而獨立的好妻子與好媽媽,由於工作的緣故導致我經常在台灣本島內南北調動,期間常常數月才能返家一次。在這段不算短的時間中,她一肩扛起了兼顧照顧公婆、維持家庭、撫養兒子與妥善工作的多方面女強人,即使在這種壓力之下,她仍然可以八面玲瓏,游刃有餘。

然而,就在我調回北部,全家開始可以比較有相聚的時間時,內人竟然發現罹患乙狀結腸癌第四期,合併肝臟轉移。嗯,這實在是晴天霹靂的一個消息,讓我們一次就踩到了大地雷,完全沒有回頭的機會。在當時的醫院做完病灶切除手術及第一次化學治療合併標靶治療後,隨即轉赴我們心中的燈塔----「和信醫院」接續往後的治療,期盼慈悲的神佛能夠施展大能的神通,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會好好把握這次機會、珍惜人生、多做善事......等等,只要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就好。

無奈命運多不從人願,在這段治療的時間中,我們用過所有可以用的化療與標靶藥物,也做了三次的開刀手術,而放射線治療則因為擴散的範圍太廣而無法實施,我們從有路走到沒路,從希望走到絕望,站在醫學技術的極限俯視絕望的深淵。住在和信的一百多個日子,我們住遍了和信所有的護理站,從二樓的開刀房、加護病房,四樓了綜合病房、外北病房,五樓的五南、五北病房,六樓的麥當勞病房及六北病房。常常對著照顧我們的護士小姐開玩笑說:「我們是資深住戶,所有的區域我們都住過,所以我們領有VIP的金卡喔!」,嘿嘿~~有的護士小姐還真的會被我們的玩笑給騙到,直說要看看她們沒看過的「資深住戶金卡」。其實,這個玩笑中有很深的無奈,誰願意在醫院住這麼久呢?誰不希望無病無痛?誰不希望有病痛時能夠快快痊癒?但是囿於現實狀況的我們,也只能這麼苦中作樂了!

對於和信最深的感覺是從進入緩和療程之後開始!也就是我要寫下這段感想的主要原因。

雖然很不願意,但是還是住進了六北病房。並不是因為環境差或是服務差,而是這代表我們已經因為藥石罔效而進入的緩和治療,改以症狀緩解為主要的目的,這也代表了我們所剩的時間彌足珍貴而需倍加珍惜。但是進入六北之後的每一天,我們感受最深的就是無處不在開朗的笑容與親切的問候。真是奇怪,這兒不是應該充滿最濃厚的憂鬱與沮喪嗎?怎麼這些天使們還能夠如此開心的面對每一天呢?

住在六北的27天中,我們體會到這兒的醫療護理伙伴們所承受的壓力是何其大,可能轉瞬間的病情變化就會讓一夥人忙得人仰馬翻,尤其面臨到所照顧的朋友即將道別而開始另一場新的旅程時,心中的沈重壓力更是其他同仁無法體會。即便如此,在相處的每一天,除了用笑臉迎接每一天的工作壓力之外,還能夠用體貼來傾聽我們的需要而不是用一些藉口來打發我們的需求。

當我到六北之後,發現每一位伙伴都是如此優雅地與病人及家屬互動,實在是令我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怎麼會有一個護理站擁有的天使都是如此善良,除了每位伙伴超高的自我要求與EQ之外,我想,「天使長」的角色應該居功厥偉。
我敢打包票,六北的「天使長」曾護理長是所有同職務的伙伴中,最讓我們感到親切與沒有距離的一位。她會對我們親切的打招呼、噓寒問暖、人力不足時親自為病人服務,這讓我們非常的訝異,因為我們只是一般健保身份的平常小老百姓,不是什麼達官顯要、政商名流之輩,對我們能有這樣的服務熱誠,著實令我們感動不已,我們真的相信「實踐以病人為中心的理念-為了幫助病人,我們才在這裡」的理念,你們真的在做,一直在做。或許覺得我太大驚小怪,這種本來就應該做得到的事,難道別處做不到嗎?

是的,別處的確做不到!我想,這都要怪你們有這樣好的服務水準,才會讓我們以為醫療、護理的品質本就該如此!

我們囿於時間因素而希望讓內人與幼子有更多的相聚時間,在萬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選擇轉院,只希望能夠達到內人這個心願。說來實在可笑,轉院的當天我們就想要轉回和信了,因為覺得和信好像我們的另一個家(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把醫院當家似乎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它就發生在我們身上了~~)。硬體的落差我們可以勉強接受,但是轉院至今超過一個禮拜了,我連護理長是誰都不知道,這種事在和信絕不可能發生;此外,我們每天看到醫師的時間大約可以分到三分鐘左右,原因是醫師實在太忙了,又要門診、又要巡房、又要洽公、又要…….,所以能夠找得到醫師的助理就偷笑了,但是助理會休假,假日又不上班,代理人不熟悉病人情況,於是我們依照和信的習慣而要尋求專科護理師的協助。嗯!什麼,沒有專科護理師,天啊,還有這種事啊!於是,就只剩護士小姐可以處理了!這裡的安寧病房很特別,白班的護士大人只要照顧9床左右的病人而已,但是到了小夜班及大夜班之後,總計35床的病患全部交由2位護士小姐來料理,我真的無法想像這種情境而且我身置其中。幸好資質駑鈍的我在離開和信之前已經學了不少手藝,不然我們可能只能在這坐困愁城且一籌莫展!

例如一個簡單的每日更換鼻胃管固定膠帶來說,在我們住了兩週的經驗中,護士小姐只更換過兩次,其餘的只好由我自己來更換與清潔,能想像這種特殊的場景嗎?而我身在其中!真的,都怪你們作太好!如果你們把標準放低一些,品質降低一點,或許我們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念頭了!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你們了~~

唐朝一代名醫孫思邈其重要著作有《千金要方》及《千金翼方》。取其千金之名乃是因為「人命至重,有貴千金,一方濟之,德逾於此,故以為名也。救人一命,所積之德貴過千金。」,孫思邈在其所著之《千金要方》第一卷特地撰寫的「大醫精誠篇」中特別強調,醫者為了要能夠行醫成為救人的大醫王,首先必須具有非常精良的醫術,亦需同時具備非常高尚且能悲天憫人的醫德,這與西方醫學的希波克拉底 (Hippocrates) 的醫師誓詞互相輝映。接觸到這些非常崇高的醫學理念時,讓我我想到了和信醫院。
在和信的日子,我深切體會貴院「推廣以病人的福祉為中心之宗旨,實行全人、全家、全程、全隊之照顧,將以病人權益為依歸。」這句話履行程度,這不僅是你們對自我的期許,更是對病人最鄭重的一份承諾。我若非親身經歷,實在很難相信在一間醫院中,專科護理師和主治醫師的互動程度能夠如此緊密契合,醫師和病人的互動程度與時間能夠頻繁到令我們閒話家常,因為和信醫院「允許醫師打時間用心在病人身上」同時「在和信醫院,專科護理師的價值被看到了」 ,
真的!我相信,日後你們會做的更好,因為一間以非營利為目的的醫院能夠成功,依靠的不是最先進的設備或是最強效的治癌藥物,而是來自於黃院長達夫的正確理念與一群踏實執行的伙伴們所建立不同於普世看法的高尚價值。

最後,我希望能夠感謝協助我們的所有和信伙伴與619俱樂部的會員們,感謝你們真心、誠意、懇切、踏實的付出,我亦誠摯的期盼在我時間有暇之時,亦能付出我的時間到和信當志工,提供更多朋友有力的見證並盡一己之力,我期盼!

感謝協助過我們的所有伙伴們:
白袍大醫王:張慧嫻醫師、葉滋穗醫師、黃一平醫師、華皇道醫師、黃麟傑醫師
專科護理師:余英英小姐、黃嘉菱小姐
協力好伙伴:施智文小姐、呂佳穎小姐、侯懿貞心裡師、釋慈廣法師,以及更多協助過我們的好多伙伴
白衣天使長:曾雅欣小姐
白衣天使群:李佩儒小姐、朱約楨小姐、張怡卿小姐、董純卉小姐、林曉娟小姐、黃湘茹小姐、林雨均小姐、涂馨文小姐、林筱甄小姐、楊詩縈小姐、趙玉汝小姐、洪琬齡小姐、陳佾涵小姐、李欣虹小姐、高雅智小姐、劉淑禛小姐、廖芷筠小姐、吳麗華小姐(北護學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